少主与我时间

在恍惚中,我似乎有种朦胧的感觉

  在兵荒马乱的年代,我的国家-某个小国,

  被敌军攻佔。而我被一个保护我的女人带走。

  那时候我大约只有十一、二岁,她则是一个美丽又年轻的女人。

  在现代,应该就是有如林志玲那样的外表。

  在标题中我所说的少主,就是她对我的尊称。

  姬明嫣将军,手下只带领几百名的直属军队,

  受命于我们王朝,然他们的工作只是负责维繫城里的安全。

  她带着我逃亡的时候,只有我与她还有另外一个女侍从三个人。

  在有一天遇到敌军的追杀的时候,那个女侍从也不小心与她走失。

  她是否失蹤或者是被掳走拷问?我不得而知,

  但在那时候是很有可能发生的事。

  我是少主,地位非常尊贵。即使是一个将军,

  也不能够随意地没有理由便移动我,或者是去触碰。

  至于在供给我的饮食、伺候我如厕等杂务的进行,

  她也必须要存有恭敬的心、并且表示出敬畏的态度才可以。

  从来我不对这一切感觉到愧疚,这是我们国家的礼仪。

  而她是我们国家的一个女人,她得遵守、尽责,如此而已。

  每当她在我面前低头,为我洗脚,即使我想与她说些什幺,

  也不能随便让她 头。我得直唤她的名字,并且公正地询问她的意见。

  她的浏海有时候把她的眼睛遮住,让我看不到她聪颖白皙的额头,

  我就这样跟她说:姬卿,露出你的眼睛。

  因为与下人谈话要简短扼要,这是宫廷的规定。

  她便仔细把手 起,并且小心地把头髮给拨开。

  那时候的我心里对于她没有什幺感情,但是感觉姬卿却是很忠心地保护着我。

  在野外的营火,她总会静静地在我睡着以后,把衣服脱下,

  让我躺得更舒服一点。在这南风吹着的国度,即使已经不在首都,

  而是在边境的国界的村中,我们仍然不觉得冷。

  她在河边,便一个人走进河川里让自己的身体被清洗。

  如果是我要洗浴,那幺姬卿会搭起用木条围成的地方,準备帮我擦洗。

  擦洗的过程中,一如往常,前后大约是一时辰。

  还好,敌军追得并不紧迫,

  刚开始几天我们还常从一公里处远的山际之间,

  看到敌军的旗帜与听到他们的吶喊声。

  这时候我们只能收拾起行李并且继续往人烟稀少的地方躲避。

  那时我还不知道,我国永远不会再有复国的一天了。

  姬卿有一天,在擦洗的时候,脸色有点不太对劲。

  但是即使我发现了,也不能问她。基于她该遵守的礼节:不能对主上有隐瞒的事。

  她必须自己说明,并且恭敬地询问我的意见。

  但是我还是不太开心,认为她也许会隐瞒过去,因此我咳嗽了几声。

  她似乎却听不出来我的暗示,反而关心我是否觉得寒冷。

  她 头替我擦肩膀的时候,我再次转头看她。由于她替我擦洗的时候,

  必须身着简单地腰布,上半身则必须裸露。加上她的身材比我高出一个头左右。

  因此我还是看不到她的眼睛。

  她好像感觉出了我的不快,因此她单膝简单地跪着,却有带着犹豫的语气:

  "少主,需要姬明嫣的服侍吗?"

  我回答她,你已经在这幺做了。为什幺还认为我还需要你的服侍?

  她说明:"少主这里似乎已经到了该服侍的时候。只是探知少主是否需要而已。"

  她的手指按着我的身体的某一部分。

  我有点好奇,因为姬卿从来没做过这种表示。于是我便让她开始进行。

  她抱着我,我也闻着她的髮香。

  于是,她便张开嘴,并且伸出舌头开始亲吻、来回含着我。

  那感觉很好,而且她似乎非常地喜悦。这对她来说,是无上的光荣。

  姬卿接下来几个月,每天在我洗澡后以及睡觉之前都这样地服侍着我。

  我也很高兴。

  最后她的下场令我觉得有些心痛,但是时日到现在已经过了太久,

  因此我不太能够清楚地记得。当时的痛苦在现在只是如梦境一般地虚幻。

  那也许只是一个故事,也许是真实的,但是更像只是一个曾经发生的故事。

  姬卿身为女人,是非常美丽、具有女人味的。

  但是身为将军又能够非常地英勇威武。感谢上苍曾经让我国有那幺好的一个人存在过。

  她好几次机敏地带着我躲过敌人们的威胁。

  并且没有让她的主人受到任何的屈辱。

  我从没有被敌人当面斥责、受到攻击过。

  姬卿能够在敌人接近我与她之前,就先前去迎击,

  一次便能把几名敌军歼灭。但实际被她杀死的人数我完全不知晓。

  但是我知道她勇敢、并且战技高超。

  现在如果我与从前那时还是少主的时候一样,拥有几个城的财产,

  那幺我会赐给她一座大城,有花园。让她好好地待在里面休息。

  但是她已经在地下长眠了。也因此没有办法这幺做。

  她的英勇的灵魂一定到现在还在随身地守护我,我感觉得到。

  她有一天洗浴完自己后,来到了我的面前。

  那时候我已经闭上眼睛正要入睡。她趴在我的身边,

  头贴着地上问我是否需要她。她解释:照顾少主慾望的满足,也是她的责任。

  当时的日子如此的寂寞、并且动荡不安。

  姬卿对我来说,就像是温暖的避风港。

  因此对于她的身体我也有着不明所以的渴望。

  但是对于我与她的身分,这是不能直接要求她的。

  因此当她这幺地询问我时,我便坐起身,允许了她对我这幺做。

  只见她跨越到我的身前,手中握住了我的下体,

  开始往她的股间的肉缝里放。那肉缝印象让我深刻。

  在姬卿的一束毛髮之下,似乎有着光泽,湿湿亮亮,十分温暖。
     ※ jkforum.net | JKF捷克论坛
  起先姬卿先按平常的礼节为我含着下体。

  接着我便让她轻柔地握住下体往她的肉缝里塞进去。

  姬卿眼睛闭着,但是我命她眼睛打开注视着我。

  因为我想看看她美丽的眼眸,即使下属直视主人,那十分不尊敬。

  她似乎感觉到十分的不安。但是我严肃地问她:妳对我忠诚吗?

  她随即收起羞赧的情绪并且认真地称是。

  我微笑着回答:那看吧!你被允许有那资格直视妳的少主。

  而且当时我觉得很舒爽,她也是。当她坦露着乳房与腹部,

  开始摇晃着她的大腿,向我这里压住的时候,我也迎上去了一点。

  过不多久,她把乳房捧住,低着头问我是否能为她含住。

  我以前吸过了无数的年轻乳母的乳房,当然可以。

  吸着姬卿的乳房,我觉得我产生对她爱怜的感觉。

  但是这必须停止,只是情色的感受。她还必须肩负守护我的责任。

  她白皙的乳房照着微亮的火光。

  而她胸前、腋下我隐约地闻到她平常摘的花朵的香味。

  火焰旁,姬卿在我旁边温柔地直接喝下了我所分泌出的东西。

  我一边感受着我处在一片温暖的汪洋中,

  一边轻拂着她的脸颊、头髮。因为我看不到她怎幺吃的。

  只能暂时用这些方式赏赐她。

  最后,她十分地满足,并且最后礼敬拜着我好几次。

  我与姬卿这样渡过了好多个夜晚、白天。

  画面停在她被骑着马的敌人抓着。

  当时挣扎的她,心急如焚地,因为似乎就要从此离开了她的少主。

  她不敢反抗,但是我看着她上半身的衣服被扯下。

  两个奶子露出了一半。那是我平常所熟悉、平常常吸吮的奶子。

  不一会,我看到刀一挥,姬卿的身子便从肩膀斜削,

  砍成了两截。喷出了很多的血水,还有脏器。

  脸上苍白没有血色的上半身体,往后掉到了地上,
     ※ jkforum.net | JKF捷克论坛
  于是姬卿结束了保护我的任务。

返回首页返回顶部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发邮件至(#)更换成(@):9busecom#gmail.com

统计代码